adminmpid

十一月 4, 2019

中西对碰 | 给西医治肺炎

文/宪康 我有名西医背景的病人,一开始不接受、不信任 […]
十一月 4, 2019

畅聊医话 | 鼻腔里的玻璃球

文/谭惠珊   我说个经历。 有个女病患2 […]
十一月 4, 2019

我有病 | 心灵深处被撬动的那一刹那

文/宪康 我是宪康,自挂上中医师一职以来,曾经热血、 […]
十一月 4, 2019

我有病 | 中医凭什么崛起?!

文/捷敏 艰涩难懂的阴阳五行理论和不显著的疗效都让我 […]
十一月 4, 2019

跟诊日记 | 经气引流治偏头痛

文/俐萍 19岁那年决定学中医,但身边没有人了解中医 […]
十一月 4, 2019

不吐不快 | 中医小白的困境

文/葹纭 我是毕业于澳洲的中医师。我曾认为这个学历会 […]
十一月 4, 2019

中西对碰 | 千里寻中医(一个西医的故事)

文/李敏医生 6年前始因夜间频繁咳嗽,咳白粘痰,每晚 […]
十一月 4, 2019

病案剖析 | “治神”的陷阱

近来中医界关注培养感知力,往往会出现很多异象。 “感 […]
十一月 4, 2019

谭惠珊 | 中医的“神医”情结

在建筑业里,古建修葺行为在破坏文化和保护文化的辩论里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