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西对碰

April 14, 2019

中西对碰 | 千里寻中医(一个西医的故事)

文/李敏医生 6年前始因夜间频繁咳嗽,咳白粘痰,每晚3-5次到20余次不等,加上前列腺增生,夜尿频繁3-5次/晚,每晚睡眠时间只有3-4个小时,常常凌晨1点醒来以后就没法继续入睡。中间间断吃过一些灵芝,睡眠稍有改善,停药后很容易就反复。 2年前从开始的运动后胸闷、憋气,伴口唇苍白、额头出汗,有濒死感,每次持续10~20分钟,可自行缓解,20余天发作一次,渐加重变为安静状态下每日发作2次入院。无创检查整个查下来:多发陈旧性脑梗;颈椎退行性病变;腰椎退行性病变;前列腺增生;动脉粥样硬化;三尖瓣少量反流,左室顺应性减退;肝左叶小囊肿……这个年龄段老年人有的问题基本不落。幸而肺部CT是没事的,而最主要的症状胸闷、憋气,因为父亲是高度过敏体质(壮年期有过多种药物过敏性休克抢救史),家人以及医生都不主张做冠状动脉造影检查,于是西医拟诊冠心病?给予调节血脂、软化血管一类的中西药治疗近一个月后,出现药物性肾损伤,胸闷、憋气症状较前缓解出院。平日靠发作前吃丹参滴丸来缓解,平均每周需服用一次,持续至今。主治医师说西医也没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法,万一出现心梗,到时候看病情决定要不要做支架。  在我的知识范围内已经别无他法了。   出院后听旁人说艾灸对身体好,于是让父亲开始自行艾灸,从最开始的每日灸,三个月后改为隔日灸,再三个月后改为每5天灸一次,持续至今,但貌似也没什么效果。 病人年纪这么大了,病程又长,疗效会好吗?但是知道老人家身体不舒服,而我又恰好认识谭惠珊医生,一个针法卓越的中医师。如若不试一试,实在内心过不去。谭医师能不能治好他的症状,我实在也是心里没底。 父亲:“实在不行就当我们一家到马来西亚玩了一趟吧,我是这么想的。”好吧,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了。而因为病情的影响,父亲变得懒言、少动,情绪悲观低落,我们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也没有好的解决办法。   以上这段对话发生在从深圳到马来西亚的航班上,我们一行4人(我、我已经70多岁的父母、我尚不足4个月的娃娃)一起飞往马来西亚,准备接受谭惠珊医生的治疗。 坦白说,我和谭医生在我们这次去马来西亚治疗之前只有一课之缘,我本人是个西学中的小白,因机缘参加刘伟教授的头针班而有幸与她相识。她是个手下感觉很敏锐,针法技术很好的医师。因为课后总是有很多老师会找她针灸,这就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。 一般印象中好的中医医生会比较自傲,与人有距离感,可是她完全没有,她与人交谈都是笑笑的,很亲切随和,光跟她说说话就让人感觉很舒服。在课堂实操的时候因为我正好坐在她的身边,是她帮我针灸的,甚至,她鼓励我这个针灸小白在她头上试针(事实上我体质很差,手下功夫没有,一针下去搞得她本人很不舒服,她也只是过后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:头上这针你扎上去觉得头好凉,然后就把针拔下来了,让我很是内疚)。 第二天,在吃早餐时候她主动找到我,说要继续帮我针灸,按照她本人的说法,她帮人治疗必须治疗到位,否则她不习惯。这简直颠覆了我对中医医生的认知,之前也认识一些医生,中医尤其是好中医,在国内都是被人追着跑的,矜持、娇贵,主动帮你治疗,想都不敢想。在她的治疗下,我顺利地度过了孕期,并产下了女儿。这次之所以带上小家伙,也是想让她看看这个好心帮助过我们的姨姨。 一路舟车劳顿,辛苦自然不表。 第一天去治疗的时候,酒店离谭医生的诊所大概一百米左右,我和母亲刻意以正常偏慢速度行走,父亲跟不上,期间停下等了他两次。路上他不怎么说话,微喘着气,慢慢的走。回头等他的时候内心觉得涩涩。我因为工作原因长年不能回家,而我的父亲,就这么变老了,在我没在家陪他的日子里。第一天治疗结束后大家聚在一起比惨,你扎了多少针,我扎了多少针,我扎的手,哇,整个麻下去,我扎的腿,还上了电针,哇,现在感觉还在跳跳的痛。现在想来他已经开始说话比原来多了,只是我们当时并没有醒悟他的改变。 第二天去治疗时在我们刻意放缓步行速度的情况下,父亲已经能够勉强跟上我们的步伐,稍吃力。睡眠情况也在逐渐好转。 第三天去治疗时在我们刻意放缓步行速度的情况下,父亲能跟上我们的步伐,不吃力。 第四天,父亲可以和我们一起以正常速度走到诊所,睡眠时间也达到每天8小时左右,他的病情以明显可见的速度缓解! 我和母亲都很开心,这下不用我再说,父亲自己再也不说只是到马拉西亚玩玩的事了。与此同时,父亲多出一项癖好,每晚回来一定要把自己的陈年旧疾努力回想,翻出来一个,然后第二天汇报给谭医生,期望她能治愈它们。 治疗第七天的时候,父亲明显有向“话痨”转变的趋势,他仿佛想把这几年生病落下的话补齐似的,得得得,得得得……按照谭医生的说法,他之前胸闷、憋气厉害,现在这个问题解决之后他说话不费劲了,轻松了,所以说的多了。 当天晚餐后,父亲甚至兴致高昂地说:“我胸闷完全好了,我觉得跑步都不成问题,我想下去看能不能跑几圈。”颇有点“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、右擎苍”的感觉,我和母亲惊讶于他的身体状态,但同时坚决地制止了他这个有点疯狂的想法,你能想象一个70多岁的老人家在路上奔跑吗? 治疗第八天,父亲和母亲两个人治疗结束后结伴出去逛了一下午的街,整整5-6小时。在天气炎热的马来西亚,回来也没有任何不适。 时间总是太匆匆,转眼间2周时间过去了,我们结束治疗归国。到现在一年多过去了,通过谭医生的治疗,我父亲完全没有再出现胸闷、憋气的情况。丹参滴丸再也没有服用过,睡眠时间稳定在每晚6-8小时,咳嗽减为晨起的3-5声轻咳,咳少许白粘痰。 不去尝试,你永远不知道中医针灸能带给你多大的震撼和惊喜。我们只是给了谭医生短短10天的治疗时间,她却仅仅只是用针灸便治愈了我父亲经年的毛病,让我的父亲以全新的身体、精神状态继续他的老年生活。真的非常非常感谢您,谭医生。  
December 24, 2018

中西对碰 | 给西医治肺炎

文/宪康 我有名西医背景的病人,一开始不接受、不信任中医,至今被完全折服并接受我的病嘱及治疗。里面经历了有趣的过程与故事。   某日,我接获他的信息。他以40余年的行医经验,判断自己有肺炎的征兆,并对这非常警觉。剧烈的咳嗽并伴有浓浓的青痰,夜晚及卧躺下加重。他表示不愿服西药,希望我能处方给他吃中药以治疗他的肺炎。 我心里会心一笑,不加思索地答应了他。   为什么他会积极而且坚决地让我为他治疗?这得追溯回3个月前发生的一件事。这名西医有个亲人,经常性容易感冒咳嗽,这次出现剧烈咳嗽,影响睡眠,在服西药1周后仍未见减缓,他希望我能给他的亲人治疗。 这个开方的小动作可是拼上了中医的名声。 远诊,没看到病人,问诊了解病人现在的情况。咽干痛,鼻塞,发热微恶寒,身痛,剧烈咳嗽,夜晚加重,痰少,咳甚则喘1周。当时我开的是麻杏石甘汤加味。为确保万无一失,我把方子让谭老师过目评鉴。 以前听闻武术中有听声辨器的绝技,我没见过;真实我见过的是谭惠珊老师的听声辨咳。   谭老师听了咳声后,再观舌象,改了处方,以白虎汤加鱼腥草、桔梗、枳壳、玄参、葛根、天花粉、杏仁,日服2次。服药1次,她当晚立即感觉咳嗽减缓了下来,咽喉不适及其它发热恶寒症状消失。前后服了5次药,才3天的功夫,她已经基本康复,仅偶作1、2声咳,再服4次药随即痊愈。 此次的经历,让那西医极其震撼,后来他表示从来不知道中药效果能如此快速!所以这次自己患病,他第一时间是想到我。 辨别精准,就能效如桴鼓。中药,不是慢郎中。 这次他自己的肺炎,在老师的助阵下,也是手到擒来治愈了。回想起常听闻同行及病人说到某某西医反对中医,不相信中医,都是因为遇过非常多不好的经历、不专业的治疗,以及不确切的疗效。